OTZ,由於服務器的原因,9月2日的遊記今天才發了上來。
一大早天就陰陰的,不過不得不說9月初的北京,這種陰陰的天氣對於想要遊玩的人來說還是十分舒適與愜意的。
總比頭上頂著一個大太陽去爬山要令人愉快。
一早上起來便準備好了兩人份的炸饅頭片和四個煎雞蛋,煎雞蛋上還特別淋上了海鮮醬油。沏好了一壺蜂蜜柚子茶,帶上了幾個李子與桃子,便出發了。
說起那壺蜂蜜柚子茶還有個小插曲。
早上起來摸摸電熱水瓶——凉的,揭開蓋子一看,清亮的水直望到底。
“爸,水是我昨天晚上燒那壺么?”
“不啊,今天早上剛燒的。”
“可是是凉的。”
爸爸站起身看了一眼:“啊,忘插插銷了……”

只是聽天氣預報會有雨,於是與朋友一商量,便不去爬香山而是去了植物園。爲了避開早鍛煉的老人們,我們特地約的稍微晚了一些。一路坐車大約過了一個多小時才順利到達了植物園。
因為并不是公休日,所以前來遊園的人們還真不多,所以我們也得以悠然地逛一逛,看看花草,而不是看那些攢動的人頭。
只是估計到了10月,楓葉全紅時,便不會有這麼好的待遇了。待到那時,不知是賞楓葉還是賞人去了。

眼尖地發現路旁別館里正在舉行蝴蝶展覽,本想進去參觀一下,但是看到30元的門票,想想還是算了,畢竟蝴蝶展覽以前也是看過的。
只是不知為何,明明是蝴蝶展覽,別館前所懸掛的小旗上又是蝎子,又是螳螂,仔細辨認似乎還有螞蟻什麽的……
有些費解。
大羅凑上去拍了幾張照片,眼看就要撞上一張蛛網,令人有些起雞皮疙瘩的是蛛網中央還掛著一隻肥大的花腿蜘蛛,於是趕忙將她拽了回來。
大羅還有些不解,喏,在我指給她看后,想必她也有些後怕。
雖說對蜘蛛來說我們也算是龐然大物,撞上去搞不好也是驚嚇到它,但是對於這種節肢類讓人發怵的小東西還是避開遠一些為妙。
本想將這個肥碩的小東西拍下來,無奈舉著相機在取景圖上找了半天也沒能將它從背景色當中分辨出來,於是作罷。

不知是走得不對還是櫻桃溝中的櫻桃還沒結果,總之在沒有進入櫻桃溝前還不時能看到路旁矮樹上掛著一串串紅豔豔的小櫻桃,然而進入櫻桃溝后,還真沒看到櫻桃。
由於我們走的棧道,路旁小溪潺潺,樹木花草蓊鬱,每次來不由得都感歎著實是個好地方。
櫻桃溝引進了南方的水杉,目前100多棵水杉生長的十分茂盛。顯然櫻桃溝濕潤的環境很適合水杉的生長,最高的水杉樹已然有29米高。仰頭望上去,繁茂的樹冠將天空割成星星點點。

路上還經常能碰到長長的蚰蜒,有一隻還差點被我踩到。儘管知道這種蟲子並無多么厲害,但是那密密麻麻比蜈蚣還要密集的腿,讓人看了一陣一陣的發怵。

中午大羅還帶了自製的飯糰,或許是我們帶的東西散髮出的味道太過誘人,吃飯的時候,不時有碩大的蜜蜂繞著我們盤旋。
幾次由於蜜蜂飛得過於靠近,我和大羅不得不起身躲避。畢竟真讓這小東西蟄上一下,也是很難受的。

循著記憶來到了水源頭,只是覺得與記憶中的景象相差甚遠。
看到兩個老爺子繼續向前爬山,看樣子像是常來的,我們便跟了上去。只是跟了沒多遠,兩個老爺子便停了下來,從背包里拿出了小鏟……
聽他們的對話才知道他們是來挖沙參的……
囧,看到前方似乎也不像是有水源的樣子我們便扭頭往回走。
忽然,一個灰色的身影躥過了小路,等仔細看去,竟然是一直肥大的松鼠!
去年在景山公園也見到了不少的松鼠,只不過著一隻體型更加巨大,而且還肥嘟嘟的,尾巴也是毛茸茸的不像體型小的品種光禿禿的。它爬上細枝的時候,細枝跟著它的動作顫悠悠的,我直擔心細枝會不會被它壓斷。
看來還是山裡食物豐富啊。

回來的路上,我又眼尖的在路邊的一塊大石上發現了一隻瀕死的秋蟬。這隻秋蟬動作十分僵硬且十分的緩慢。旁邊一位坐著休息的老人看我們準備拍這個小東西便咂摸了口煙袋。
“趕快拍吧,天凉了,不拍的話估計明天就看不到了。”
秋蟬費了半天勁換了一個姿勢,然後便趴著不動了,直到我們離開,它依然是維持著那個姿勢。

一路回來,又看到了一隻純白的野貓,矯健地攀上陡峭的山壁消失在樹林里。等出了櫻桃溝又回到植物園后,我又眼尖地看到了一隻松鼠。這隻松鼠身形也頗大,立起來有人小腿高,不過沒有山上遇到的那隻肥碩,也許,這就是山上與林子里物產豐富程度的區別?

當看到路邊的雪松時,不禁笑了起來。雪松的松塔是灰白色的,遠遠看去就好像松枝上掛滿了白色的鳥蛋,十分的有趣。

又稍微的轉了一下,看時間已到下午,我們便出了植物園。
不過總結了一下,這次的野餐十分的愉快,只是下次一定要記得帶驅蚊花露水出來!儘管我穿的是長褲,但是蚊子依然在我兩個腳踝留下了5個包……,而大羅的腿也沒能倖免於難。



Secret